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听写大会”总导演:成人的母语知识结构有缺陷

2018-09-29 12:03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昨晚,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复赛第二场的角逐难度再升级。如果以场外百名成人书写团的零正确率字汇数量做指标,难度几近第一场的三倍。全场53个词,17个词,成人书写正确率为零。最终,河北省沧州市第十四中学的韩嘉训最终胜出,带领河北队冲入半决赛。首次单独组队参赛的香港队全军覆没。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二季的前两期节目的难度较之去年可谓是跃升,拥有大学语文水平的普通中国公民能在全场50余词中正确书写10个已是不易,甚至,很多词如果不翻查词典,几乎很少在日常书面用语中见到。第二场比赛难度再升级后,网上言论已经从佩服小选手“神技”转向质疑这样的听写节目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即便有价值,也应该限定在常用易错字的范围里,而不该用冷僻字词为难学生。

  对此,记者采访了节目总导演关正文,难度何时适可而止?“问题是谁在说难。”关正文反问记者,“很多字词仅有14岁的学生选手写起来很轻松,成人却已经难到崩溃。这只能说明我们成人的母语知识结构有缺陷。我们的母语价值观长期被局限在简单、常用、讲求效率的单一层面上,忽略了表意的细致、语词的丰富和美感营造的价值取向。”

  社科院语言所所长刘丹青同意关正文的观点,他表示:“语言分为有限语码和细分语码。过于强调了常用有限语码,就会让体现生动表意功能的细分语码萎缩,语言的生命力也会因此衰微。”

  “对书写在古籍中的文字有排斥,这是过去轻视传统的惯性思维使然。”关正文说:“这些指手画脚的人说起传承文明就喊博大精深,说起母语字词就喊简单实用,连基本逻辑都不通。这样的母语价值观让我们失去的不光是接近过去经典的普遍能力。语言是思考的工具,语词量小了,连思考能力、想象能力都会下降。我们当然担心观众看到这么多陌生的词汇会转身离开,去寻找更轻松的消遣。但我们更相信,学习才是观众收看汉字大会的真正价值。”

  原本,《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创意初衷来自键盘时代更容易发生的提笔忘字现象。但第一季节目制作完成后,关正文领悟到,如果仅仅限于对提笔忘字现象的提醒,那么节目的价值就是有限的。所以,今年节目的目标直接指向了复活那些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希望人们通过增加文字和语词知识,更加接近传统经典,并从中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的价值观。

  事实上,那些成人书写零正确率的生僻词并非埋在故纸堆里的无用之物,节目组提供的例句多出自鲁迅、郭沫若、茅盾、沈从文、巴金等大师的名篇,比如鲁迅的《坟》是人尽皆知的名篇,但其中的“由昉”却无人能懂,这或许说明,我们现代人的语言文字能力和学习热情的下降速度是以往被严重忽视的,《汉字听写大会》只是一个提醒,引人反思。

  记者金力维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听写关正文正确率中国母语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9 银河在线娱乐场 版权所有